Despair.

荆棘

第一次写,
有可以改的地方请提出,
极度ooc,
小学生文笔
私设如山
可以接受请继续
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 。
安迷修如是想到。
安迷修,自称森林中最后的骑士,与一蓝一黄的分别名为冷热流的鸟是好朋友,经常把树枝当剑挥的鹿少年。
安迷修从未离开过森林。对他而言,森林是他的家,是他倾尽所有也要保护的对象,更何况森林中的大家是他的朋友也是家人。
安迷修在森林中走了一圈,帮助了迷糊开朗的金毛犬找到了回家的路,无奈劝说一直以欺负金毛犬为乐的凯莉狐小姐下次不要把金毛犬继续丢在林中,凯莉狐小姐姐微笑着连连点头,并保证下次不会再犯。
这已经是第一百次保证了,安迷修叹道。凯莉狐小姐总是趁金毛犬的竹马格瑞银狼被嘉德罗斯猴拉去打架的时候把金丢掉划掉,几乎每次都是安迷修把金毛犬送回家的。偶尔安迷修没有找到金,凯莉狐小姐总是最急的,找到了又是一副嫌弃的样子。金毛犬也不在意凯莉狐小姐的傲娇,总是黏上去撒娇卖萌把凯莉狐小姐吓跑。
既然这么急就不要丢啊!金毛犬你长点心啊!
安迷修走到森林的边缘,那里是一面荆棘筑成的三米高的围墙。
荆棘墙上不知何时多道裂缝,一人宽的大小。
有外来者进入了森林!
安迷修把裂缝堵上,回想着今天走过的地方是否有不同,似乎河岸旁有未见过的脚印。
安迷修顺着脚印走入了森林深处,听到前方有声音传来。
“这里的森林资源很丰富啊,果然没有白费力气。”
“嗯若是想要占领这里,人手进来仍要一段时间。”
“那我们再逛逛,这个即将属于我们的地盘。”
“好,大哥。”
脚步声离安迷修越来越近,他小心掩藏自己的行踪,看清了外来者的模样。
那是一双紫水晶般的眼睛,里面似乎倒映着星辰,可仔细看,里面含有的是对侵略的欲望。他带着一条印有星星图案的头巾,露出虎牙恣意地笑着,一双狼耳扑扑晃着。他扛着一把奇怪的锤子,偶尔闪过电光,满意的打量着森林。
跟在后面的人拥有着泉水一样清澈的眼睛,眼里包含着对前面人的崇拜。
走在前面的人突然停了下来:“在那里看了那么久了,也该出来了吧。”
安迷修没有动,一道雷光突然冲向他所躲藏的方位。
安迷修往旁边闪去,雷光冲向地面。
安迷修不得不正面面对对面的两人。
“哟~这不是一只鹿族吗你妈没喊你回家吃饭没告诉你要做个乖孩子别乱跟着别人吗?”外来的狼族轻蔑的笑着。
“在下是安迷修,这片森林的守护者。阁下想对森林出手先过我这一关吧。”
“嘁,无趣的礼仪。我雷狮可不会因为你的礼仪教养就对你手下留情。”
话音结束就是一道雷光攻击。安迷修身体一侧,躲避了雷光。雷狮,真是一个符合他暴虐狂傲性格的名字。安迷修拿出树枝冲向雷狮想到。
站在雷狮身旁一直未开口说话的瘦弱的狼族少年,举起手臂拉起袖管,露出了里面的袖箭。雷狮一击未中这少年的袖箭便射向安迷修。
安迷修在两人围攻下渐渐体力不支,但他不想退缩。在他渐渐站不稳头晕目眩时,他想起了一个小时候族中长辈一直说的传说故事。
“自我们祖先迁移到这片富饶的森林,不过百年之久,可外圈的森林却长满了三米高的荆棘,筑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保护着我们。
据说快要死去的先辈们都会到森林外圈找一处埋身之地。可当后人去找寻时却只发现了成簇的荆棘。
于是便有了人死后可化为荆棘守森林平安的传说。”
以前只是把它当做一个故事来听,可是现在安迷修快死了,他决定赌一把,赌这个传说的真实性。
安迷修撞上雷狮的攻击,整个人猛的一颤,似乎有什么要冲出身体,不得不用树枝支撑身体。缓了片刻便奋力冲向雷狮。雷狮身后的少年迅速射中安迷修的心脏,安迷修也不顾,只是全力跑向雷狮,在雷狮诧异的眼神中拥抱住雷狮,紧紧地抱住。
雷狮看着安迷修,他的嘴角仍挂着一丝笑,那双翠绿色的眼睛合上了。
“又一个送死的愚蠢的家伙。”雷狮想要挣脱安迷修的拥抱,可越是挣扎他抱的越是紧。
荆棘从安迷修的身上破肤而出,缠绕在雷狮身体上。尖刺扎入雷狮的皮肤中,吸取着养分越长越多。少年看到雷狮被困,急忙上前帮助雷狮。一碰到荆棘,那荆棘便缠了上来。少年拿出箭砍向荆棘,并没有用。
一段时间后,三人战斗过的地方,只剩一簇荆棘。荆棘上开着三朵血色之花。
透过荆棘的缝隙隐约能看到人影。似乎听到那位鹿少年虔诚的誓言。
“我将对我所爱,至死不渝。”

评论

热度(4)